专访CSW:我忙着改变世界,没空理你

Craig Steven Wright(以下简称:CSW),诞生于去年算力大战的币种BSV的社区领袖。他自称为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在支持者眼里,他学识渊博、高瞻远瞩,对比特币理解极深,他就是中本聪;而在反对者眼里,他是大话连篇的居心叵测、动机不明的疯子。

在算力大战前夕,他曾接受Odaily星球日报专访。在韩国首尔Coingeek社区大会(其实就是BSV的社区大会)举办时,Odaily星球日报再次采访了他。

听CSW的解释,你会更为了解他所设想的BSV或说比特币是怎么样的:合法、实名、区块大小无上限、不需要每一人都是节点。这些跟很多公链的愿景并不一样,给他带来了争议也带来了很多“死忠粉”。

在本次采访中,他再次强调了比特币反对匿名,比特币必须在法律框架下运行,法律是比特币保护机制的一部分。“代码不是法律。”他还正面回应了大家对他的负面评论和争议:那些这么说我的人往往都是“大懒虫”,但人间就是如此艰难,如果你想跟我竞争,最好努力点。

Anyway,“我忙着改变世界呢”。

以下为经Odaily星球日报整理的采访精华:

一、比特币不匿名,代码不是法律

Odaily星球日报:你和Calvin(Coingeek创始人)是怎么认识的?

CSW:上世纪九十年代,我在澳大利亚创立了线上博彩网站Lasseter’s Online,之后我又和花花公子以及一些体育界人士进行了合作,还帮花花公子运营博彩业务。Calvin Ayre是在2000年推出的线上博彩网站Bodog,我当时也为他做了不少工作。我主要做网站代码审查等工作,所以我现在经常能找到人们的代码漏洞。 

Odaily星球日报:你觉得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有什么不同?

CSW:我的发明设计并不是匿名的,要知道唯一能够幸存下来的货币是在法律体系内有效的货币。但是现在的加密朋克们太愚蠢了,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摧毁政府和银行,这不是比特币的初衷。比特币是反对匿名的。

那帮白痴却把匿名性当作“卖点”,比特币最重要的一点是不可篡改性。人们说没人可以拿走我的比特币。这种想法完全是错误的,如果你犯罪,那么赃款自然不属于你。

政府和法律部门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有些法律也已经到位,欧洲货币执法机构也意识到这些问题,但有些人似乎还没搞明白。比特币交易可以被追踪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如果你想使用比特币来逃避犯罪,那么这种想法是非常愚蠢的。 

代码不是法律。我可以改变在你笔记本电脑上运行着的代码。如果我有法院指令,我是可以修改源代码,要求你运行它。如果你不愿意,那你只能进监狱了。

如果中美合作打击跨国毒枭,并要求修改比特币代码把赃款追回来,这完全可是实现。(此处省略一万字关于三个国家政府合作就可以改变比特币代码等例子……)法律实际上是比特币的保护网的一部分,这不是密码学,而是一个经济安全机制。

Odaily星球日报:比特币社区中,很多人抗拒KYC。

CSW:他们是罪犯,这样只会助长洗钱。还有些用Mixer的人,是洗钱者、是毒贩子、武器贩子,他们不是自由战士或理想主义者,他们是罪犯和杀人犯。他们不希望比特币纳入监管。

在2008年,在我发布比特币之前,我就跟James Donald有过争论。我曾提出,比特币最后会在数据中心里运行,但他认为每一个人都运行着一个节点,不然坏蛋政府就会来消灭它。他们不想要比特币,他们想要ZCash,但是这是非法的。

Odaily星球日报:你是说你最早提出比特币的时候,用他的人跟发明者有分歧?

CSW:对。

Odaily星球日报:你已经不再支持BTC了,为什么不像其他BSVer一样把自己的BTC都卖了换成BSV?

CSW:1.没错我是有很多BTC,但我的BTC都放在信托里,如果卖了我是要交很多税的,我也不用为了支持BSV非得把自己的财务状况弄得一团糟;2.我确实认为BTC已经变成一个庞氏骗局,只是现在值钱,但就像乔布斯被苹果赶出来之后,他也不喜欢当时的苹果,但他也没把苹果股票都卖了;3.我卖不卖是我自己的事,我有多少钱是我的隐私,你也不会问别人银行账户有多少钱。

二、别问我Facebook,说他们不如猩猩算客气了

Odaily星球日报:你很强调合规,如今,像主权国家、Facebook等大公司开始考虑发行数字货币……

CSW:他们没有加密货币,他们甚至都没有区块链,他们不过是发了一个公告,而且应该是第三次尝试推出类似的产品了吧(暗示Facebook此前在支付领域的常识都失败了)。

Facebook绝对是个笨蛋,别再问我Facebook了。如果真的要问,这么说吧,一个患有唐氏综合症的黑猩猩在喝了六公升酒之后再被锤子猛击头部,之后让这个黑猩猩去发明一个加密货币,都比Facebook要强。

我这么说还算对Facebook客气了呢。我在白皮书第五章里面写得很明白了,节点生成区块,如果你根本没有创建区块,那么你就不是节点,我告诉了人们节点究竟是什么。

Facebook不是节点,也不生成区块,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区块链。 

Odaily星球日报:稳定币不是比特币。

CSW:稳定币是一种在比特币之上的代币,但他们似乎与去中心化完全不搭边,比特币有充满竞争的挖矿,是一个分布式数据库,这些让比特币变得异常强大,比特币的设计其实并不是让所有人都去运行节点或是其他任何东西。

我给您解释一下,如果有50亿人使用比特币,估计可能需要5000年才能挖出一个区块。2010年左右的时候,我当时觉得比特币最终可能走向专业化,它可能会由数据中心、或是大公司运营,这其实也是它的设计方式,没有其他方法能让比特币发挥更大作用。

Odaily星球日报:你怎么看待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

CSW:那真是最愚蠢的东西了。比特币是真正的peer-to-peer,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peer-to-peer吗?

Peer,我是一个peer,你也是一个peer,我并不是说节点到节点,而是peer-to-peer。

我一开始写的比特币第一个版本的时候也考虑过IP-to-IP,我可以直接发给你,我不用先发送给矿工,然后等待他们的回复。这不是比特币设计初衷,否则那就是个中心化系统了。比特币最厉害的地方就是我可以直接发送给你——我的peer,要向你买东西就直接和你做交易,我给你发一笔交易,你发给矿工去验证。

Odaily星球日报:哦,peer-to-peer是直接发送消息给对方,然后节点去验证这些消息。

CSW:没错。那些人想要愚弄大家,但实际情况不是这样的。 

这才是比特币。不仅如此,这也是我创建SPV:“Simplified Payment Verification”(简单支付验证)的初衷,比特币论文简要地提及了这一概念,指出:不运行完全节点也可验证支付,用户只需要保存所有的block header就可以了。用户虽然不能自己验证交易,但如果能够从区块链的某处找到相符的交易,他就可以知道网络已经认可了这笔交易,而且得到了网络的多少个确认。

三、不需要每个人都运行节点,BSV节点未来是大机构

Odaily星球日报:有一种观点认为,区块太大会让接入门槛变高,传播速度变慢(BSV希望不设置默认的区块上限)。

CSW:你是说中心化网络 vs. 去中心化网络吗?这种理论我整个生涯都在听说,但其实这并不是比特币,比特币是一个分布式网络,它不是让所有用户都运行节点,而且你也不可能这么做,如果每个人都来验证交易,那么网络根本受不了。比特币也不是这么设计的,我过去这么多年一直在解决这些问题。

我觉得他们可能在向你宣传一种社会主义观念,所有东西都需要均分。但现实不是这样。你想不想运行自己的挖矿服务器?你想不想运行自己的Web服务器?你想不想运行自己的DNS?如果你发一封电子邮件,却需要自己来运行一个电子邮件服务器,现实吗?

此外,区块不会影响速度,你又不会下载完整区块,你只需要验证区块头,这就是我们设计SPV的原因。

Odaily星球日报:如果由公司来运行比特币节点的话,是哪种类型的公司?

CSW:银行、政府,或是像亚马逊这样的有海量处理能力的公司,他们的处理速度很快。别相信哪些矿工,他们对你撒谎了,他们让你觉得他们很重要,但其实并不是这样。

Odaily星球日报:如果银行、政府和大企业来处理交易的话,他们会不会选择优先处理某些交易?

CSW:不会的,他们不知道交易来自哪里,身份识别就像是“防火墙”。事实上,这根本不是问题,银行和大公司不会知道交易对手是谁,只有Peer知道。

四、那些攻击我的人,不如自己努力点

Odaily星球日报:有很多BSVer坚信你是中本聪,也有人认为你不是中本聪。你认为,对于BSVer支持者来说,你是不是中本聪这件事重要么?

CSW:我是中本聪,但这不应该成为重点。真正重要的是技术本身。它行得通,因为我。如果我真的是笨蛋,那你看看以太坊等其他链。我的设计行得通,他们的不行;他们甚至还没我强。行业里其他人,都没法做到可扩展。 

Odaily星球日报:你担心你的个人争议会影响BSV的发展吗?

CSW:不。因为我们关心的是应用,而你说的是假新闻。我敢说,这一切会在明年终结。明年会有很多人进监狱。我也相信那些利用比特币来隐藏自己的大毒枭,即便他们使用大量地址分散赃款,但这些其实可以被追踪,政府已经发现他们,明年就是他们落入法网之时。这时候,毒贩子们不应该怪我,而应该怪那些告诉他们这“罪恶之币”行得通的人。

Odaily星球日报:如果你回顾算力大战,你和BCH……

CSW:啥?你说谁?

Odaily星球日报:BCH。

CSW:他们是谁? 

Odaily星球日报:算力大战的双方,你认为谁输了谁赢了?

CSW:他们已经是僵尸了,只是他们自己不知道。起码我活着,他们已经死了。

Odaily星球日报:有人觉得,Craig博士,你说话太偏激了太傲慢了。你怎么看待这些评论?

CSW:只能说他们运气不好。我在美国的时候经常被人这么说,因为他们许多人都是大懒虫(lazy bastards)。

Odaily星球日报:大懒虫?

CSW:对,当我在教书的时候。我只有印度、中国、巴基斯丹和马来西亚等学生,选我的课的只有三个白人学生。我们这样的人,在西方如今已是凤毛麟角(snowflakes),因为人们都不想工作。我的课作业很繁重,他们只想着毕业就好了。这就是今天的西方世界。

所以,对,他们这么说,因为这更简单。他们只想说,大坏蛋就应该努力学习,大坏蛋不应该拿到这么多学位。

好吧,但我会让他们最终明白,人间就是如此艰难,如果你想跟我竞争,最好努力点。

Odaily星球日报:所以,你会继续做自己。

CSW:我真的不在意。我忙着改变世界呢。还有比特币(BSV)等着我扩展。

五、我希望BSV用于支付,而不是用来投机

Odaily星球日报:今天很多币想上交易所,你怎么看待此事?

CSW:我认为,如果他们不是真交易所,如果他们不合规,那他们就是罪犯。

金融投资是有监管的。你拿了别人钱但不做你承诺的事,那根据法律你就得还回去。这些搞ICO 的人,拿了钱不做说好的事,这就是诈骗。

这根本是两码事,我们希望的是使用,我希望人们赚取、使用比特币,并探索它是什么;而不是为了在交易所发财。

Odaily星球日报:你不希望助长投机。

CSW:对。我希望做生意的人做比特币,我希望创新者使用比特币,我希望真正的企业、真正在开发产品的人使用比特币。我希望人们可以拥有自己的信息自主权并保证自身信息安全,比如病历、身份信息等,而非被大银行等掌握。

Odaily星球日报:当BSV被下架,你怎么想?

CSW:币安(当时下架了BSV)只是一个犯罪集团,他们正在洗钱。

Odaily星球日报:你怎么看待BSV价格的大幅波动?

CSW:顺其自然就好了,当它被使用的时候,它会稳定。当用户越来越多,投机者的比例会越来越少,价格自然会变得稳定。如今价格波动太大是因为投机者太多了。因此,你需要让大家用起来。

Odaily星球日报:大家为什么要选择用BSV?

CSW:它可扩展、很快、很高效。

六、听过Web3,但是他们没做到,我做到了

Odaily星球日报:那相比起现有大公司的系统,比如腾讯、Facebook、亚马逊等大公司?

CSW:为什么有人会想买Facebook的币呢?它没有投机价值也没有使用价值,相反你还要把你自己的KYC信息给到扎克伯格,然后卖给别人。

我们正在做的是世界范围的基础性工作,我能让Visa比现在便宜100倍。我能让银行转账更快。我能让网上的小微支付变得可能。我能让你在网站上支付一分钱的十分之一如此小的金额。而且这是一个合法的、诚实的网络。

Odaily星球日报:大家能用这个网络来做什么,跨境支付?

CSW:嗯,这是一个。还能做EDI(Electronic Data Interchange,电子数据交换),这是一个万亿级市场,我只需要用如今十分之一的成本做这件事。我可以为沃尔玛等公司每年节省60亿美元。我能为美国政府节省80亿美元。 

Odaily星球日报:你听说过Web 3.0吗?你所设想的每个人拥有自身信息自主权、价值互联网,跟这个概念有点像。

CSW:我听说过,但是他们很多人只关注“基于广告”的互联网;而且区别在于他们没做出来,我做出来了。

Odaily星球日报:在这样一个全球性网络下,一个国家还能控制网络信息或者贸易流动吗?是否会让某些政府担心信息主权?

CSW:实际上可以,比特币的结构是做两次哈希,某人可以做第一层哈希,让这层哈希在某国内验证。对于本国政府来说,他们可以利用这个来禁止某些交易在该国内发生。甚至主权国家可以用BSV来发行更快、可扩展的全球货币,但是同时能控制其流通范围。并非每个人都能看到所有事情。

Odaily星球日报:谁控制着这个网络?谁能改变它的代码?

CSW:任何代码都可以被改变,我不用重新编译就能改变机器的代码,如果你看看我的过去,你会发现我教过逆向工程,我会破解某些病毒软件,然后让能杀毒软件公司可以分析它们。但是,财产是受保护的,即便是一国政府也不能随便夺走,无论在什么地方,这都是犯罪。这就是为什么我在白皮书里提了15遍,诚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