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说实话,我被这群炒币的大妈踢出了群

大概在6月份的时候,当时一个项目方通过朋友介绍找到骆驼,让骆驼参与他们项目的宣传推广。刚刚在币圈写文稍微有点起色,能够接到项目方的邀请,自然让骆驼喜不自胜。然而,接下来反倒让骆驼无所适从了:对方除了邀请参与其中,并让骆驼在两周后以“行业大咖”的身份出席其在深圳的项目宣讲会……

 

一开始骆驼也不知道这其中的事由,只是在看到他们把活动邀请函发到手上之时,瞬间吓了一跳:驼何德何能,还以“行业大咖”的身份……越想越觉得可怕,不禁后背发凉。

以此同朋友细谈,朋友说:“这些都是大妈大叔,他们没这概念,他们觉得你能发文就是行业大咖……”

“我擦……我这是要‘被站台’的节奏?”骆驼越发觉得不对劲,感觉这项目有问题。于是开始关注起他们的“项目管理群”,此前其中国区负责人邀请加入,为的是更好进行推广宣传。

恰在那几天,群里因为币价的暴跌,争吵不休,分成了三波人:

一波是支持此时抱团杀入,抢筹码,认为此时他们的筹码能够完胜国外大户的筹码;

一波是抱怨前期抱团“抄底”,结果越抄越底,越底越不敢抄;

一波是中立方,时而劝“顽固派”,时而劝“保守派”……

实际上,严格来说是有四波人,因为肯定还有同骆驼一样潜伏在群里的人。

正当大家吵得不可开交的时候,有雷人说了句话:“现在买,有多少钱买?有多少人买,群里都有间谍,你挂单买,他挂单卖!价格就起不来。谁能确保没人卖,我就买。”

 

“攘外必先安内,要不,咱们群里自己先设置一个资金池?每个人把一部分币都存入其中新开的钱包地址中,密码由本群最有威望的四个人统一保管,并接受大家监督。”

此法一说出来,居然有不少人赞成!这倒令骆驼感到诧异。

不过马上有另外一些人提出了观点:“如何确保这四个人不串通一气把币转走呢?明面上说监督,怎么监督?如果四个人都跑路,咱们何处寻?”

同样,这个观点也得到了不少人的拥护。

这时候,项目方负责人之一出来说:“咱们弄个‘黑洞计划’,只要近期买币的,都额外赠送一部分币,这部分币可以存在冷钱包,并且这部分币永久不动,就当做是销毁处理,冷钱包由大家选举出可靠的人保管……”

骆驼实在看不下去了:“这计划漏洞百出!真的想销毁的话,何不把冷钱包直接丢长江或者黄河里呢?这才是永久销毁吧?或者扔到火里,实在不行,丢给我,我帮你们销毁吧。”

言毕,群里静悄悄……

然后骆驼还想给大家科普一下冷钱包和热钱包的区别以及这其中可能潜藏的猫腻,结果被踢出了群!

后来问朋友得知:群里有大妈认为骆驼破坏了他们的“伟大构想”,还认为骆驼的语言具有“煽动性”!

“我勒个擦!好吧,济颠和尚也救不了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