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太坊的费用,为什么这么高?

1/ 以太坊 (Ethereum) 是比特币之后,市值第二大的公链。以太坊网络上每天产生一百多万笔交易,过去七天链上日均交易费用超过三千万美元(比特币相应的数据是八百万),过去三十天链上日均清算金额超过九十亿美元。

2/ 以太坊网络上的不同操作,传输数据大小不一样,消耗费用也不一样。以太坊的交易费用计算,主要由两个概念相乘而得,一个是燃气价格( gas price), 一个是燃气限额 (gas limit). 二者相乘,就得出用“以太币”(Ether)为单位的交易费用。

3/ 燃气价格单位为gwei, 相当于十亿分之一个以太币(十的负九次方)。燃气限额,最简单的发送以太币的操作也要 21000,更复杂的操作,尤其是涉及到智能合约,又要高几倍。每一个块,所有交易的燃气限额的总和也有上限,目前不能超过一千两百五十万(所以以太坊上每个区块,理论上最多只能有 595 笔交易),类似于比特币的区块大小的限制。

4/ Gas price 随着网络拥堵的程度而动态变化,2020年之前大部分时候都在20 gwei 以下,2020年上半年在 DeFi 火热之前,大部分时候都在 50 gwei 以下。进入 2021年以后,随着更多人的加入参与,每天最挤的时候价格可以超过400 gwei。

5/ 最便宜的,发送以太币 (eth) 的操作, 按照etherscan.io 二月二十四号的数据,目前费用大概在 0.00294eth ( 140 gwei 乘以 21000 ) 左右,按照以太币 1600 美元的价格也就大概不到五美元。

6/ 如果要传送 erc20 token, 因为涉及到更多的数据的读写和计算,费用一般至少三倍以上,目前大约十五美元左右。

7/ 如果要用uniswap 这样的智能合约做交易,换成别的 token, 那就更复杂了,目前一笔交易的以太 gas 费用是基本操作的十倍以上,在 40-70美元之间。

8/ uniswap,1inchexhcange,sushiswap,balancer 等等撮合token交易的智能合约,消耗了网络上超过20%的流量,是目前以太网络拥堵,费用高企不下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9/ 可以把uniswap 这些智能合约看成一个完全开放的国际倒爷做买卖的贸易自由港。但区别是不用像过去那样,拎着大包小包,风餐露宿,过关斩将的做买卖。没有四海奔波的皮肉之苦,没有存货和资金周转的挑战,基本就是在家里点击一下鼠标,就可完成操作, 几分钟内获得清算的确认。

10/ 从这个角度看,70美元的gas 费用其实不贵。如果嫌贵,那是因为你做的生意太小。如果大家都嫌贵,上一次当后也就不会再去了。但为什么还有其他很多人每天前赴后继进行各种操作,承受上百美元的单笔交易费用,他们是在做慈善,是在赔本赚吆喝,还是在闷声大发财呢?

可以参见笔者的老文章

  王川: 出钱最多者的视角,才是上帝视角

11/ 首先需要理解的是,gas 费用不是固定, 而是动态变化的,如果费用暂时上涨,这是市场给所有人发布的一个信号:我们这里需求太旺盛了,快来人满足我们的需求呀!

12/ 遇到价格上涨时,通常大户是无感的。毕竟,真正推动价格上涨的,是这些人狠话不多的大户。抱怨声音最大的,往往是小散,"以太坊太挤了,挤得都没人用了! 这里房价太贵了,贵得都没人住了!". 然后他们会去寻找阻力最小的减少痛苦的方案。

13/ 这时候,如果某个中心化的交易所也做区块链,以牺牲去中心化的代价,提供极低的交易费用,同时几乎零成本的照抄以太坊上所有新生的应用代码和工具,把自己包装为以太杀手,对于想省钱的小散,非常有诱惑力。因为短期内,挖矿确实似乎可以赚些钱。最后能否盈利先不管,至少不用像以太坊上面,上来就支付几十美元,上百美元的让人肉疼的交易费了。

14/ 虽然有以太溢出的流量和中心化交易所的扶持,这类只有二十多个全节点的中心化备胎链,在生态复杂度和流动性深度上,仍然和以太有实质差别。而如果像瑞波币 (xrp) 一样,被证监会找茬,则可能面临流量突然下跌的风险。

15/ 真正去中心化平台上的的智能合约,如uniswap,是无法被封的。Uniswap 的创始人 Hayden Adams 同学曾表示,即使哪一天,监管机构叫他关掉 uniswap, 他对所有用户振臂高呼,“你们都不要用 uniswap 了!” 也无济于事。因为,部署在

0x7a250d5630B4cF539739dF2C5dAcb4c659F2488D 地址上的 Uniswap V2: Router 2本质已经是一排不能被包括原作者在内的任何人篡改的代码。

16/ 以太坊的抄袭者,生态复杂度相对于以太永远有欠缺。这里生态复杂度的内涵包括:链上的各种代币资产,wrapped btc, 各类智能合约,各类软件开发工具,流动性深度,开发者社区,等等,缺一不可。交易费用再低,如果生态复杂度低,有些事情是根本无法办成的。这就像乡下空气再好,物价再便宜,生病要做大手术时,还得回到市中心大医院。而当以太坊主链交易费用周期性下跌,新的机会复现时,唯利是图的流量,还是会随时回归以太主链的。

17/ 当年比特币网络费用下降的解决方法,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交易所之间转币改为批处理(batch processing),相当于几十个人同坐一辆公交车。但以太坊做批处理就没有那么简单,多个不同 token 送到不同地址,必须用智能合约,智能合约比普通交易更复杂耗费gas多好几倍,很多时候无法真正节约费用。涉及到自动做市商交易的智能合约,要做批处理,就更复杂了。

18/ Rollup, 本质上就是以太坊上一种新的批处理技术,是在以太坊 2.0 分片技术真正部署之前,最有期望有效扩容的二层解决方案(以太主网相当于第一层),理论上可以把单笔交易消耗的gas费用降到原来的百分之一以下。Rollup 又分两种风格,optimistic rollup, 技术实现更简单,因为是先上车后查票,但需要等待一周才能提币到主链上;zk rollup, 技术实现更复杂,但无需等待可以马上提币。

19/ 各种 rollup 的项目过去两年不断浮现,究竟谁最终能对以太主网的扩展性产生实质性影响,各类钱包软件是否可以迅速把新项目的新功能整合进去,各种白皮书里的文宣究竟能兑现多少,现在还难下定论。下面列出几个在业内比较高调的项目。

- Optimism: 有知名风投公司 a16z 去年投资两千五百万美元,一月中旬已经在以太主网开始所谓软启动,并有做合成资产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Synthetix 合作参与。

- Uniswap v3: 有猜测会在今年三季度甚至更早推出,据说采用 optimistic rollup 方案。因为 uniswap 交易所流动性最深,如果推出,这可能是最有希望迅速降低以太主网费用的项目。

- Polygon:原名叫 Matic.network, 号称要做各种二层解决方案的聚合器,具体上线时间不详。

- Loopring (路印协议): 2020 年三月上线的支持 zk-rollup 技术的交易所,但迄今为止日均交易量不超过两千万美元(原始数据来自 coingecko.com)

20/ 可以把 rollup 这类项目,看成是在拥挤的都市内修建地铁。每一个 rollup的二层解决方案,就好像居民自发筹资修建的地铁线。但一条线路不可能马上缓解整个都市的交通拥堵,rollup项目被市场的接受度也需要时间来验证。不同的二层解决方案之间,还需要搭建不经过主网的快速连接的桥梁(cross-rollup transaction),正如不同地铁线路之间,要修建地下通道方便旅客换乘不同的线路。以上海地铁系统为例,从1993年到现在28年,累计开通了19条线路。可以想象,以太网络上各种提高扩展性的项目,将会是个长期的努力。

21/ 如果以史为鉴,以太坊上费用高的挑战,不可能有灵丹妙药一下子全部彻底解决,在以太坊 2.0 成功部署之前,一个可能发展路径是:

-- 不断自发涌现的某个二层 rollup 解决方案,降低了某个局部环节的交易费用,吸引更多流量进入以太坊,促进生态的复杂化。

-- 因为这些新流量涌入,以太坊上某个应用成为新的瓶颈,网络费用重新暴涨,流量又溢出部分,到其它中心化的备胎公链。

-- 大户闷声发财,小散大声抱怨,舆论重新开始悲观,备胎公链市值上涨 (类似郊区房价涨幅在某个时期超过市中心的房价涨幅),并把自己包装为以太杀手来吸引流量。

-- 新的二层解决方案又在以太网上涌现,以太费用回落,流量重新回归以太,其生态进一步复杂化,和备胎公链的实质生态复杂度的差别继续拉大。

22/ 以太坊网络上的费用,相对于其它备胎公链而言,将会长期保持费用偏高的格局。就像上海市中心的房价,永远比郊区如嘉定或奉贤的价格要高. 而世间,永远有隐约的耳语,散布着"房价太贵没人住"的传说。



发表评论